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奋斗在瓦罗兰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试试就逝世

第四十一章 试试就逝世

    不仅如此,在她一脚踹在李珂的背上,让李珂感觉到她脚掌的柔软的时候,她手中的两把镰刀也在同一时间砍向了李珂的双肩,想要在一瞬间解除李珂的战斗能力。而她的镰刀也成功的砍到了李珂的肩膀,成功的达到了她的预期。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她这一串攻击对李珂造成的伤害还没有她的脚掌踩到背上的感觉要大,毕竟为了消除脚步声,梅目的双腿和双脚是被绿色的符文绷带绑住的,并不是穿着靴子。脚上也是只有几根细带绑住脚上的绷带不散开而已,除了被保护着不会受伤以外,踩在人身上的感觉基本和光脚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当然了,也只有李珂能够无视她这一连串的攻击所带来的伤害了:轻薄的细沙虽然挡住了她挥舞的镰刀的刀刃,但是上面的魔法却无能为力。而这强大的魔法能量却也没有起到梅目所想要的效果,因为她所释放的这些魔法虽然对普通人来说足够强大了,但是对李珂来说却不过是九牛一毛,他甚至都没有主动的防御,他身上的能量就被动的撞上了梅目所释放的魔法,然后将其消灭殆尽。

    如果说是在游戏里的话,那么梅目的这一击大概会出现这样的数字吧。

    —2(暴击)。

    “这怎么可能!”

    梅目的眼睛瞬间瞪大,但她没有浪费时间感叹,而是立马双脚在李珂的背上一蹬就拉开了距离,并且在落地的一瞬间就用某种秘法消去了自己的身形,并且根据均衡的秘法,她连行动时的声音和风也都消除了。更何况此时狂风大作,轻而易举的就让她隐藏了起来。只不过对早有准备的李珂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了,他捡起地上被自己斩断的苦无,然后轻轻的屈指一弹,一阵清脆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而正打算撤退的梅目则是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想要躲避,可也已经来不及了。

    在李珂的感知当中,梅目的身影豁然明亮,音波撞击在梅目的两把材质相同的镰刀上的时候产生了特殊的反馈,而他在再次敲击的时候,这独一无二的反馈就是那样的明显了。他立马操纵着那里的藤蔓裹向了梅目,而梅目也在这一刻放弃了隐身等待的打算,而是直接钻进了暮光的帷幕当中,想要短暂的躲避进精神领域。

    但是这一次她失败了,尽管她成功的联系上了精神领域,但是就在她半个身子钻进去的一瞬间,李珂就抓住了她的小腿,将这个女人直接从中拉了出来,然后很直接的将其作为棍棒挥舞,用她作为武器打断了两根直径二十厘米的树木,这才将其狠狠的砸在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上,让原本还打算动手的梅目直接躺在了那块满是裂纹的大石头,彻底的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毕竟就算她的秘法有着怎么样的威力,她也不过是凡人而已,遭受这样的重击还活着,就已经是她身体内的魔法帮助的结果了。

    “冷静点了吗?”

    蹲在石头旁边,看着七窍流血,马上就要去世的梅目,李珂摘下了她的面罩,看着她并不怎么显老的脸颊,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但是梅目只是双目无神的看着天空,似乎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一瞬间落败,并且她也没有回馈李珂的意思,而是默默的等待着生命的流逝。

    在这一刻她想到了很多,自己的女儿阿卡丽,还有自己的伴侣塔诺,但是她最放不下的还是自己好友的女儿,自己最出色的弟子霏,那个无比像自己的‘女儿’。

    “好可惜……我……”

    然而就在她看着自己的一生在自己的眼前不断的经过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美妙的感觉,这感觉就仿佛她第一次触摸精神领域,第一次和塔诺度过夜晚,第一次得到嘉奖的感觉一模一样,她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自己的身上发生的这种感觉,但是如果这就是死亡的感觉的话,那么她是不会拒绝的,因为这是如此的美妙,并且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但是,将这种感觉认为是死前生命的余韵的梅目,就在她等待着狼灵的到来的时候,她就在这愉悦的恍惚当中看到一只羊在自己的身边啐了一口,然后大踏步离开的模糊影像了。这奇特的场景让她的心中猛然的一惊,然后立马坐了起来,从李珂的身边退到了石头的另外一端。

    “你……对我做了什么!”

    她当然清楚自己刚刚的伤势有多重,事实上她嘴里现在还有自己脑浆的咸腥味,李珂的那一级衰击直接击碎了她大部分的脑骨,之前的两次挥舞更是让她的大部分内脏都破裂了,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将人治愈的东西虽然不是没有,但是那无一都需要巨大的代价才行,可是她却只感觉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舒适感,然后就重新的活了回来,李珂的脸上也还保持着风轻云淡的表情,没有一点付出巨大的代价的表现。

    而且从自己的感觉来看,自己甚至都年轻了十岁!

    梅目面色阴沉,她稍微活动了一下刚刚明显已经断裂并且脱臼的双腿,传来的感觉却让她的脸色变得更加的僵硬了。但是让她脸色更加僵硬的还是现实,如果这种让人在死亡线上瞬间恢复的的能力没有什么限制,而且还在李珂这种实力强大的人的身上的话,那么她的所有针对李珂的行动,就完完全全的是一个笑话了。

    “展现力量而已,如果你一直都是那样的状态的话,我们之间的谈话就会非常的不愉快不是吗?两个强势的人之间的谈话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在我低头和你低头之间,我选择让你低头。”

    李珂轻笑了一声,他之所以会对梅目出那么重的手就是为了让她,还有她身后的均衡教派明白自己的力量,然后他们才会知道他们是无法击败自己的,不然之后的麻烦肯定是一波又一波的,他们可不会觉得你是个好人就放过你的,只要影响到了精神领域和现实的平衡就会是他们的死敌,所以不展现他们无法处理的力量的话,他们是不会轻易地罢手的。

    而梅目则是捂着自己破碎的衣服恶狠狠的看着李珂,耻辱和战败的耻辱混合在一起让她几乎想要再次对李珂出手,但是残酷的事实却让她只能心平气和的和李珂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交流。

    “……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过李珂很显然不在意她的耻辱感。

    “这话应该问你们才对,你们想做什么?如果是继续刺杀我,并且不好好说话的话,那么我也只能够在这个大陆留一段时间,将均衡教派铲平了。”

    他只是平淡的做出了威胁,